亚洲沙滩运动会鲸险大营救
2022-04-22

  浙江在线-浙江日报4月20日讯(记者 应磊 贺元凯 陈醉 共享联盟象山站 陈佳雯 陈光曙)“海水又涨了十几公分,快了!快了!”19日晚7时50分,在宁波市象山县半边山海域,渐渐上涨的海水开始一点点靠近滩涂上的巨鲸。此时,这头巨鲸的皮肤已大面积皲裂,急需回到大海的怀抱。当天,一头体形巨大的鲸鱼在半边山海域搁浅,随即,当地渔业、公安、消防以及干部群众接力展开一场“生死大营救”。

  夜幕中,象山县水利和渔业局工作人员马孟华坐在渔政船里,不停地起身看看漆黑的海面,他们已整整“海漂”了10个小时。“一旦海水涨到最高位,我们就能再次开展救援,3艘施救船都已在海上待命。”马孟华焦急地说。

  时间回到早上8时,浙象渔03200船的船老大老杨像往常一样出海作业。船开动不久,他便发现距离岸边800多米的地方有一头体形巨大的鲸鱼,“当时正在退潮,鲸鱼的背部已露出水面,再游不到深水区,就要搁浅了!”

  近年来,象山海域偶有误捕或搁浅的海洋野生动物,船老大对于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和经验都很足,老杨意识到:鲸鱼搁浅,有危险!他马上拨打渔政电话求助,并试图用渔船驱赶鲸鱼往深海游。

  象山搁浅鲸鱼救援现场。 本报记者 贺元凯 摄 

  半小时后,渔政部门的3艘施救船赶到,另一艘在附近的渔船闻讯也主动赶来帮忙,5艘船合力开展施救。“我们尝试用船把鲸鱼顶到深水区去,也试过用绳索拖拽,可鲸鱼体形过于庞大,我们加起来一共70多吨的船都没能挪动它。”象山渔政执法大队中队长徐锦涛眼瞅着潮水一点点退去,急在心头,鲸鱼露出水面的部位越来越多,救援船只也有搁浅的风险,救援变得越来越困难。

  随着海水退去,救援人员看清了这头鲸鱼的“真容”。它足足有20米长,近70吨重,专家根据鲸鱼的形状和颜色,初步判断其为抹香鲸。

  抹香鲸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一般生活在海洋的深水区,很少会有正常活动的个体游到近岸,在象山海域比较罕见。鲸鱼一旦搁浅,由于体重巨大会导致肋骨、内脏等受到损伤。特别是失去海水的情况下,大型鲸类搁浅的救护特别困难。

  中午时分,鲸鱼已完全裸露在滩涂上。虽然当天的阳光照射不算猛烈,但是一阵阵海风吹在鲸鱼身上,让鲸鱼表皮的水分迅速流失。在专家建议下,渔政部门改变了救援方案,开始为鲸鱼降温保湿,保持生命体征,等待晚上涨潮时再进行下一步救援。

  救援人员从海岸到达鲸鱼搁浅滩涂,需要经过一片滩涂养殖场。记者随着渔业干部、公安、消防、民间救援队在内的几十名救援人员,徒步穿过这片滩涂。每迈一步都会深深陷入滩涂淤泥中,需花费很大力气才能将腿拔出来,再踩下一步。800米的路程,大家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。

  “空手徒步,膝盖以下都会陷到淤泥中,用来打水的机动泵等救援装备太重,根本没有办法抬进去。”徐锦涛说。

  于是,所有的救援人员只能用水桶打水,再往鲸鱼身上泼水,为其保湿降温,他们还为鲸鱼搭设了一个围挡蓄水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鲸鱼的状态并不乐观,表皮大面积皲裂,尾巴偶尔无力地轻微摆动……

  鲸鱼的一举一动,紧紧揪着救援人员的心,他们泼水的频次又不自觉地加快了许多。整个下午,大家都不停地重复着一样的动作,只为多增加一分巨鲸生存的可能。

  “在海里的时候,海水的浮力能够分散鲸鱼身体的重量,搁浅后,鲸鱼身体的重量会压迫到它的内脏,长时间会导致死亡。”正在现场施救的宁波海洋世界兽医专家王致远说,不停往鲸鱼身上泼水,能保证它的身体湿润。同时,救援人员对鲸鱼进行全身检查、采样和涂抹药水,然后在它的身上绑上浮标。

  下午5时许,终于开始涨潮,救援人员开始分批撤离现场。撤离前,救援人员为鲸鱼套上“安全栓”。只见,他们将鲸鱼尾部小心翼翼地包裹上棉被,再套上绳子,以备涨潮后进一步救援。“晚上海水涨起来后,就得靠这个绳索进行拖拉,帮助鲸鱼离开搁浅地。”一名救援人员说。

  而另一边,省消防总队迅速组织更多的船只前往相关海域待命。晚上9时许,7艘救援船只到位,开始合力拖动鲸鱼。截至晚上11时记者发稿时,已经将鲸鱼拖拽了2海里,水深超过5米。此时,巨鲸仍表现出一定生命力,救援仍在继续……

  

  【最新消息】

  经过长达20个小时的接力救援,20日早上5时20分左右,在渔政船的牵引和护航下,19日上午在宁波市象山县石浦镇海域搁浅的抹香鲸成功抵达目的海域,渔政船已经切断牵引绳将抹香鲸成功放归大海。


微信下单
微信下单
随时随地找拍手 很方便,很快捷
400-888-8888
13588888888